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钩

翻看历史背面

 
 
 

日志

 
 

[转载]对方孝孺被诛十族案的质疑资料(草稿)  

2012-08-12 21: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存档。参考。

对方孝孺被诛十族案的质疑资料(草稿)

独秀书生

草稿,禁转

 一、明清两代正史中没有方孝孺被诛十族案的记载

1、明政府官修之《明实录》

《大明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九》,页193:

乙丑,……时有执方孝孺来献者,上指宫中烟焰谓孝孺曰,此皆汝辈所为,汝罪何逃?孝孺叩头祈哀。上顾左右曰勿令遽死。遂收之。

《大明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九》,页205:

……丁丑,执奸恶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至阙下,上数其罪,咸伏其辜,磔戮于市。

两处都没有方孝孺被诛十族案的记载。

2、满清编修的《明史》

《明史·卷141:列传第29·方孝孺传》:

先是,成祖发北平,姚广孝孝孺为托,曰:“城下之日,彼必不降,幸勿杀之。杀孝孺,天下读书种子绝矣。”成祖颔之。至是欲使草诏。召至,悲恸声彻殿陛。成祖降榻,劳曰:“先生毋自苦,予欲法周公成王耳。”孝孺曰:“成王安在?”成祖曰:“彼自焚死。”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子?”成祖曰:“国赖长君。”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弟?”成祖曰:“此朕家事。”顾左右授笔札,曰:“诏天下,非先生草不可”孝孺投笔于地,且哭且骂曰:“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成祖怒,命磔诸市。孝孺慨然就死,作绝命词曰:“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犹。忠臣发愤兮血泪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鸣呼哀哉兮庶不我尤!”时年四十有六。其门人德庆侯廖永忠之孙与其弟,检遗骸瘗聚宝门外山上。

孝孺有兄孝闻,力学笃行,先孝孺死。弟孝友孝孺同就戮,亦赋诗一章而死。妻及二子中宪中愈先自经死,二女投秦淮河死。

永乐中,藏孝孺文者罪至死。门人王稌潜录为《侯城集》,故后得行于世。

孝孺之死,宗族亲友前后坐诛者数百人。其门下士有以身殉者,卢原质郑公智林嘉猷,皆宁海人。

没有方孝孺被诛十族的记述。既然方孝孺是“历史上唯一被诛十族的人”,既然其学生、门人作为第十族也被诛,既然“藏孝孺文者罪至死”,又何来门人录其书并传之后世?

《明史·卷5:本纪成祖一》

丁丑,杀齐泰黄子澄方孝孺,并夷其族。坐奸党死者甚众。

此处只有“坐奸党死者甚众”而无方孝孺被诛十族的记载。

众所周知,满清文人编修《明史》对明代历史有歪曲、造谣之实,但为什么《明史》没有记载方孝孺被诛十族以更好地抹黑明朝皇帝呢?

二、其它相关史料著作中没有诛十族的记载

1、明代有关建文遗臣的著作中没有相关记载

有关方孝孺的事迹在仁宗为建文旧臣平反后就有所记载,但是,这些史料都没有提到方孝孺被诛十族。如成化年间的宋端仪的《立斋闲录》、《革除录》等关于建文忠臣的书。明史上说“端仪慨建文忠臣湮没,乃搜辑遗事,为《革除录》。建文忠臣之有录,自端仪始也。”

《立斋闲录》的记载:

文庙初即位,欲诏天下,问姚广孝可代草者。曰:“必须方孝孺。”召之数次,不来。以势迫之,不得已,孝孺持斩衰而行。见文庙,命草诏,乃举声大哭曰:“将何为?”辞敕。左右禁其哭,授以笔,即投于地,曰:“有死而已,诏不可草。”文庙大怒,以凌迟之刑刑之,夷其族。

《革除录》的记载:

孝孺不屈,系狱。遣人谕旨,终不从。寻诏天下,广孝举代草者,曰:“必须方孝孺。”召出,自狱斩慷葳葳唬骸坝兴蓝选!彼炀吐尽

这两本书中也没有方孝孺被诛十族的记载,《立斋闲录》还列出“夷其族”相关人员名单:

所存簿籍载正学宗族抄扎人口有八百四十七人,族叔文度文恭、海、,族侄,族弟希定希崇希用希善,族侄孙起宗起成起庄小荀居安渊胜,族孙崇俭等。

“抄扎”意为查抄没收,可见此处没有说这847人被杀。

2、其它关于建文帝的野史没有相关记载

明代姜清《姜氏秘史》:

文庙不悦而诏之,辞益厉。既而曰:“若称周公成王安在?”命割其舌。孝孺含血犯御座,文庙大怒,磔之,詈至死。

没有方孝孺被诛十族的记载。

明代大岳山人《建文皇帝遗迹》:

孝孺奋然曰:“杀我十族亦无奈!”文皇见之,勃然变色,因命草诏,孝孺大恸于殿前曰:“有死而已。”文皇怒曰:“汝服重服,不顾九族矣!”孝孺奋然曰:“杀我十族亦无奈!”因出不逊语,乃命出斩之,孝孺张目大愤,出都门尚詈不已。

仅有诛十族的对话,而无诛十族之事实记载。

3、谈迁《国榷》的记载

上曰:“吾能赤人九族。”对曰:“即死安能加族我乎!行见后之叛俑今日也。”下狱,逮其宗戚相踵示之,(方)哭骂如故。上怒,命抉其吻,剔其舌,孝孺犹噀血犯御座,磔之。……僇宗戚八百七十三人,远戍不可胜计。

虽无诛十族的记载,但记方家宗戚被戮873人,此数甚大。

三、部分史料和著作中诛十族案的记载

1、由正德年间祝枝山所著的《野记》记载:

文皇既即位,问广孝谁可草诏?广孝对,遂召之。数往返,方竟不行,乃强持之入,披斩衰行哭。既至,令视草,大号,詈不从,强使搦管,掷去,语益厉,曰:“不过夷我九族耳!”上怒云:“吾夷汝十族。”左右问何一族?上曰:“朋友亦族也。”于是尽其九族之命而大搜天下为方友者杀之。

首先,本书主要是通过民间渠道记录杂文野史,祝允明在此书开头说:“允明幼存内外二祖之怀膝,长侍妇翁之杖几,师门友席,崇论烁闻,洋洋乎盈耳矣。坐忘无勇,弗即条述,新故溷仍,久益迷落。比暇,因慨然追记胸膈,获之辄书大概,网一已漏九矣。或众所通识,部具它策,无更缀陈焉。盖孔子曰‘质则野,文则史’,余于是无所简校焉。小大粹杂错然,亡必可劝惩为也,大略意不欲侵于史焉尔。”可见他写此书的意义就是“可劝惩为也”,资料来源也不过是“幼存内外二祖之怀膝,长侍妇翁之杖几,师门友席,崇论烁闻”的内容,没有多大史料价值。

2、晚明钱士升《皇明表忠记》评论道:

孝孺十族之诛,有以激之也。愈激愈杀,愈杀愈激,至于短舌碎骨,湛宗燔墓而不顾。

此句是为对方孝孺行为的批评。

3、明崇祯《宁海县志·方孝孺传》

(燕王)大声谓曰:“汝焉能遽死,朕当灭汝十族。”

4、明末黄宗羲的相关评述

文皇亦降志乞草,先生怒骂不已,磔之聚宝门外。年四十六。坐死者凡八百四十七人。崇祯末,谥文正。……又以先生激烈已甚,致十族之酷。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四十三:诸儒学案上一·文正方正学先生孝孺》

这可能是其为反对君主制的需要。黄宗羲之言是依据何种史料的?在当时他有没有作足够的考证和辨疑?这可能是黄宗羲为反对君主制的需要。

5、清代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十八》

文皇发北平,僧道衍送之郊,跪而密启曰:“臣有所讬。”上曰:“何为?”衍曰:“南有方孝孺者,素有学行,武成之日,必不降附,请勿杀之,杀之则天下读书种子绝矣。”文皇首肯之。及师次金川门,大内火,建文帝逊去,即召用孝孺,不肯屈,逼之。孝孺衰绖号恸阙下,为镇抚伍云等执以献。成祖待以不死,不屈,系之狱,使其徒廖镛廖铭说之。叱曰:“小子从予几年所矣,犹不知义之非!”成祖欲草诏,皆举孝孺,乃召出狱,斩衰入见,悲恸彻殿陛。文皇谕曰:“我法周公成王耳!”孝孺曰:“成王安在?”文皇曰:“渠自焚死。”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子?”文皇曰:“国赖长君。”孝孺曰:“何不立成王之弟?”文皇降榻劳曰:“此朕家事耳!先生毋自苦。”左右授笔札,又曰:“诏天下,非先生不可。”孝孺大批数字,掷笔于地,且哭且骂曰:“死即死耳,诏不可草。”文皇大声曰:“汝安能遽死。即死,独不顾九族乎?”孝孺曰:“便十族奈何!”声愈厉。文皇大怒,令以刀抉其口两旁至两耳,复锢之狱,大收其朋友门生。每收一人,辄示孝孺孝孺不一顾,乃尽杀之,然后出孝孺,磔之聚宝门外。孝孺慷慨就戮,为绝命词曰:

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
三纲易位兮四维不修!
骨肉相残兮至亲为仇,
奸臣得计兮谋国用猷!
忠臣发愤兮血泪交流,
经此殉君兮抑又何求?
呜呼哀哉兮庶不我尤!

初,籍十族,每逮至,辄以示孝孺孝孺执不从,乃及母族林彦清、妻族郑原吉等。九族既戮,亦皆不从,乃及朋友门生廖镛林嘉猷等为一族,并坐。然后诏磔于巿。坐死者八百七十三人,谪戍绝徼死者不可胜计。

——(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卷十八:壬午殉难》,中华书局,1977年2月第1版,第一册。《明史纪事本末》属私人著述,有的内容依据野史传闻,间有失实之处。

这是记述最详细、流传最广的一份记载。其中“三纲易位兮四维不修,骨肉相残兮至亲为仇”二句为从宋端仪《立斋闲录》补。

既然方孝孺被“以刀抉其口两旁至两耳”,又怎么还能“为绝命词”,在当时那种恐怖气氛下,又是谁冒此之巨大风险为方孝孺记录此词?

6、清代夏燮《明通鉴》有一批注:

《三编•质实》引《逊国臣传》云:“孝孺投笔哭骂,上怒叱曰;‘汝焉能遽死,朕当灭汝十族。’后系狱,籍其宗支及母族林彦法等、妻族郑原吉等,示且胁之,执不从。上怒甚,乃收朋友、门生廖镛等为十族,诛之,然后诏磔于市,坐死者八百七十三人。外亲之外,亲族尽数抄没,发充军坐死者复千余人。”

《逊国臣传》是晚明朱国桢所作,现在有十三本存世…… 

四、有关方孝孺后代情况的记载

《明史·卷141:列传第29·方孝孺传》:

孝孺绝无后,惟克勤克家有子曰孝复

意指方孝孺没有后人,只是其叔父方克家有个儿子叫方孝复。那么实际上情况又是如何?

1、《上海著姓望族》《南汇县方孝孺后裔方德宗家族(余氏家族)》记载:据《松江府志》载,明初建文朝忠臣方孝孺遇难时,其幼子德宗被浙江海宁魏泽匿藏之。托余学夔携避松郡华亭俞允所。俞允者,方孝孺门人也。德宗遂冒俞姓,后欲入赘为婿,又改姓余。子姓繁衍,至万历17年(1609)己酉督学杨廷筠令复本姓,建‘正学书院’云云。及考明史,方孝孺传有异,又朱国桢《逊国名人传》载始末颇晰,未知孰是。余环,为方孝孺7世孙。其先避乱隐居松郡泖上余环复迁南汇县十九保大凫泾南村余采子,方孝孺8世孙),字元亮,号竹癯余采刚毅不能容人,有志操,不妄取。尝与婺源士子同舟,后该士子卒,余采出资含殓还其丧。晚岁以明经教授江右闽粤,多所造就。余采道南道东,皆方孝孺9世孙,复方姓入学,重刻《逊志斋集》行世。

2、张群发表在《寻根》杂志2002年第6期之《方孝孺后人之谜》一文记述:

六先生讲,方孝孺共有四子,二子殉难,一子流落江阴,一子避祸至松江(今上海市松江县),现家中有家谱可为佐证。

方孝孺十族全诛时,幼子方朗被义士冒着生命危险悄悄送到江阴的外公家抚养,后依外公家姓“陆”,方朗长大得知自己身世,乃将“陆”改为“六”,以示不忘方姓,延续至今。

宁海方氏这一支,据崇祯十四年(1641年)夏卢演的记述及《松江府志》等记载,是为当年谪贬在宁海任职的刑部尚书魏泽所救。……据宁海方孝孺第22世孙方功胜讲,如今浙江宁海尚有方氏后人四房三代300多人。

据《逊志斋集》外记、《江阴六氏宗谱》等载,当年魏泽冒死救出的应为两个孩子,一为三子德宗,一为四子方朗当时4岁。德宗被送到松江避难,方朗则被一个叫袁柳庄的人藏于箱子里,辗转送到江阴方朗的外婆陆氏家收养,以缺方字末笔之“六”为姓。

安徽省庐江县何姓一支,有近2万人,是方氏后人中人数最多的一支。

当年方孝孺被杀之际,方氏遗孤方中宪在忠仆方良的护侍下逃亡,以父名(方孝孺又名方子才)中的“才”字为姓,以“隐士”为名,逃至湖北茉花村渔岗台娶妻生子。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因为有人告密,官兵又追杀而至,只有才隐士及其长子得以逃脱,后迁到河北永平府昌黎县河泥庄,即现在的河北省昌黎县沙井镇才庄

据介绍,方氏后人除四姓外,还有等姓氏……

目前生活在美国加拿大朝鲜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方氏后人,就有数万之众。

这些资料证明,方孝孺的四个儿子中,就有两个逃脱了死刑,并得以繁衍后代。

3、郑大中在《诛灭十族后裔何有——上饶方孝孺后裔谈家世》一文中记述:

上饶信洲区沙溪镇英塘村上饶县篁固镇路边方村郑方乡坞村方氏人,弋阳县方氏人家,就是方孝孺的后裔。

沙溪方氏宗祠至今供奉着方孝孺的像,方氏宗谱明确记载了方孝儒方氏子孙引以为荣的先祖。

英塘村今年60岁的方表孝说,隐初公就是私塾先生用自己的儿子顶替方孝孺偏房的一个小儿子。……隐初公陈氏生三子,长子方正录宋宅村,次子方正赐居路边方村,三子方正谊樟坞村方正录的长孙后又迁居英塘村,并凿泉井两口,建宗祠一座、宗庙两座。每年,这三地方氏后人都来英塘进行祭祖活动,祭奠方孝孺方隐初

直到万历年间,神宗皇帝为方孝孺“平反”时,方孝孺的后代才得以恢复方姓,重见天日。方志敏方志纯都是方孝孺的后裔。

4、安徽何竞芬为方孝孺第25代孙

安庆何竞芬女士说,祖辈相传,方孝孺遇害时有一子一女脱险,得姓渔夫相救,遂改姓。何竞芬何氏后人,算来应是方孝孺的第25代孙(宏字辈)。其父何世英解放前长期在安庆地区任教,还办过职业学校,颇有人望;恢复方姓的叔叔方世雄于1926年在南京募捐筹建了方孝孺祠堂、方亭、方墓和碧血亭,惜均毁于日本侵华的兵燹。

——据安徽原省政协委员、何竞芬之女李姗回忆摘编《方孝孺后裔在安庆》,《江淮文史》,2005年第1期

方孝孺作为“历史上唯一被诛十族的人”,却竟然又有如此多的方氏后人,而且当时死里逃生的方氏子孙与今天方氏后人的数量对比,和当时人口(不足1亿)与现今中国人口(10余亿)对比太过离谱——前者是以个比十万,后者是千万比10亿,相差了3个数量级。固然可以怀疑大部分自称为方孝孺后代的人的真实祖先,但他们却是言之凿凿,都以宗谱等为证。

明成祖对方孝孺诛十族,竟“诛出”如此多的方家后代(方家如此强大的繁衍能力),大概是成祖怎么也想不到的。

五、史料记载方孝孺案中的混乱和疑问

以下仅举数例,可以看出,所谓方孝孺被诛十族案在史料记载中存在以讹传讹的可能。

1、《明崇祯宁海县志》中方孝孺传对史事记述的不确

崇祯志方传作者,原意无疑是为了颂扬方孝孺,揭露朱棣的酷戾,但由于其文思的不严谨,效果却是反遭不实之嫌。记得1998年7月6日,承《宁海报》发了拙文《明崇祯<宁海县志>方孝孺传中的瑕疵》,文中我考查出作传者对史事记述的几处不确,并指出他有为方孝孺作不切实际的敷衍和夸张的毛病。于今联想起来,感到凡作史志者,切忌感情用事,或迎合当时某方面人们的心理需求而虚与委蛇敷衍成篇,结果不仅不符历史真实,不足凭信,贻误后人,自己反因之授人以笑柄,甚至被讥为欺世盗名,有损人格尊严。这对于我们今天,仍不失有它的警示价值。

——王艾村《方孝孺被夷十族随感》

具体情况不知,搜寻不到《明崇祯<宁海县志>方孝孺传中的瑕疵》一文。

2、《明史纪事本末》与《方正学年谱》关于方孝孺叱责学生的话的矛盾

其一、孝孺叱责学生的话。谷应泰记为:“小子从予几年所矣,犹不知义之是非!”《方正学年谱》则记为:“汝读几年书?还不识个‘是’字,我头可断,笔不可执也”。因《年谱》成书于明末,而《明史纪事本末》成书于清前期,《年谱》早于《明史纪事本末》,且《年谱》所载此一句为明人文集中广泛引用,而《明史纪事本末》一句为仅见,当信《年谱》所载为事实。

——张树旺《方孝孺殉难原因考》,台州学院学报,2008年第2期。

3、《方正学年谱》和《御批历代通鉴辑览》关于方孝孺批字内容的矛盾

方正学年谱》载孝孺所书之字为“建文五年,永乐篡位”。《御批历代通鉴辑览》载为“燕贼篡位”。《年谱》既用建文年号,又用永乐年号,即是矛盾。朱棣尚未登基,何来年号。

——张树旺《方孝孺殉难原因考》,台州学院学报,2008年第2期

方孝孺不可能会使用明成祖朱棣的年号“永乐”。上一例是《年谱》较为可信,此例为《年谱》不可信。

4、《明史》和《崇祯宁海县志》中关于方孝孺女儿殉节地点的矛盾

《明史·方孝孺传》载:“……妻郑氏及二子中宪中愈先自经死,二女投秦淮河死。”《崇祯宁海县志·方氏列传》载:“复有旨收其妻魏氏郑氏,使者至门,先自经死。”又在《列女传》载:“方氏二女,正学先生女。死时俱未笄,被逮过淮,相与投桥水死,其事甚烈……”

同是志书,一是国史,一是方志,对于方案中涉及的人与事在记述上差异很多。先不说其他,单就方孝孺两个女儿投河自尽的地点就不同,《明史》记载是在秦淮河,而县志则说是在淮河秦淮河不能简称作“淮河”。江苏有一条淮河,但此河发源在河南,流入洪泽湖,在地域上与方案无涉。除此之外,与此案有关的只能是宁海淮河。位于南京秦淮河宁海淮河,相距千里之遥,究竟方的女儿是跳秦淮河还是投宁海淮河自尽?

——薛家栓《方孝孺女儿殉节在宁海淮河》

5、方孝孺到底有没有说过“便十族,奈我何”?

《明史纪事本末》云:

文皇大声曰:“即死,独不顾九族乎?”孝孺曰:“便十族,奈我何!”

已故的浙师大明史专家孙正容对此作了慎重的诠注:

孝孺有“便十族奈我何!”

——孙正容《新明纪》第六章,“建文四年丁丑(7月25日)方孝孺”文后。

一个“传”字,反证其不一定有。

6、其它矛盾和疑问

依据以上《明史》、《国榷》、《崇祯宁海县志》、《明史纪事本末》等史料中关于方孝孺案的记载,可以看出各史料对事件的具体过程、对话等方面的记载不尽相同,各具体事情发生的前后顺序也不一致。

另:

前些年,我县普遍流行着一股修族谱风,可是我只在2003年1月6日《宁海报》上看到竺济法先生编修宁海《储氏大宗祠谱》后所写《方孝孺读书处与三官殿》一文中得知,宁海储氏亦因系方孝孺的九族之一而罹难的故事。而推想史实,被列为方氏九族以至十族而遭害的,相信远不止潘氏赵氏储氏这三族。因何未见再有报道或叙述呢?

——王艾村《方孝孺被夷十族随感》

六、结论

尚不能完全否定方孝孺被诛十族的可能性,但以上资料对比,包括各史料间的矛盾、正史未载、后代甚多等,已经可以对方孝孺诛十族案提出无法漠视的质疑。

参考资料:

张廷玉等:《明史》,中华书局,1974年版

《大明太宗文皇帝实录》,《明史汇典》无标点电子检索版

(明、清)黄宗羲:《明儒学案》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中华书局,1977年2月第1版

大明英武:《方孝孺真的被诛十族了么?》

http://tieba.baidu.com/f?kz=486457002

竺济法:《有关方孝孺的三个典故》,《宁波日报》,2009年3月16日

王艾村:《方孝孺被夷十族随感》

http://nh.cnnb.com.cn/gb/nhnews/zt2009/fxr_dsj/node3705/userobject1ai173485.html

张树旺:《方孝孺殉难原因考》,台州学院学报,2008年第2期

薛家栓:《方孝孺女儿殉节在宁海淮河》

http://nh.cnnb.com.cn/gb/nhnews/weihua/node1563/userobject1ai329812.html

张群:《方孝孺后人之谜》,《寻根》,2002年第6期

郑大中:《诛灭十族,后裔何有——上饶方孝孺后裔谈家世》

http://blog.srzc.com/user1/zhengdazhong/archives/2009/18998.html

《方孝孺后裔在安庆》,《江淮文史》,2005年第1期
 

[转载]对方孝孺被诛十族案的质疑资料(草稿) - 吴钩 - 吴钩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log.hfyd.org/questions-about-fangxiaoru [转载]对方孝孺被诛十族案的质疑资料(草稿) - 吴钩 - 吴钩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 2010年01月27日 -- 明太祖文字狱案考疑(整理中)
    本文论太祖文字狱案,以表笺之祸事例为主,以便举一反三。先胪列札记所陈,追溯其史料来自,然后加以考证,辨其真伪,使了解此类刑案的真相。续而解说有关资料,推其原委,以剖析后代于太祖的评骘,俾对洪武朝的政治及历史地位,有进一步的认识。职是此故,是篇虽以考证为墓础,目的并不在为考证而考证。...
  • 2010年04月21日 -- 明代的致富论——兼论儒家伦理与商人精神
    晚明商业化的浪潮,导致社会上出现了“弃农就贾”与“弃儒就贾”之风。在这种社会变动的背景下,关于致富的思考也出现了新的历史转向,从勤俭致富转向智慧致富和诚信致富,从力农致富转向经商致富,这既是一种社会变动,更是一种观念变革。儒家传统也在悄悄发生一些蜕变。在此基础上,商人开始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新的伦理。据此可以推测,儒家伦理只要得以创造性地转化,完全可以适应中国这样迥然不同于西方文化的近代化的需要,并由...
  • 2010年06月24日 -- 大明衣冠今何在(全文)
    在17世纪中叶以后出使北京的朝鲜使者对“薙发易服”后满清王朝的服装有大量尖刻和严厉的批评。他们固执地认定汉族才是中华帝国的正统,大明衣冠才是中华文化的正宗,而满清却是蛮夷,穿满清服装则是文化沦落的象征。表现了当时朝鲜人坚定的“中华”观念以及这种观念后面的民族主义情绪。...
  • 2010年05月6日 -- 袁腾飞的七宗罪——《铁血强宋》作者黄如一炮轰不尊重历史者
    “袁腾飞已经成为一种现象,……非常不利于正在蓬勃兴起的历史文化大繁荣,甚至容易将这场繁荣引向歧途,更不利于塑造健康的民族性格和国民心理。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到袁腾飞现象的错误并引以为戒,才能做到上无愧于先人,下裨益于后世。”——《铁血强宋》作者黄如一指出“史上最伟大历史发明家、小丑表演艺术家”袁腾飞关于宋史的诸多谬论和袁腾飞现象的恶劣后果。...
  • 2010年03月26日 -- 由《深虑论》所想(初稿)
    读《深虑论》之后感...
  • 2010年01月28日 -- 人学史观视阈下的中西大分流——对“为什么江南不是英国”之新思考
    本文试图证明,晚明中国江南的繁荣从根本上来说绝非西方白银输入的结果,“为什么江南不是英国”乃是以清代明的历史倒退所导致;而“为什么英国不是江南”亦绝非偶然因素所能解释,而是人权、科学、民主三大因素共同促成的必然结果。...
  • 2010年01月15日 -- 万明主编《晚明社会变迁问题与研究》
    晚明史确实是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尤其它与今天的现实也最为接近。在本书中就有许多重大的理论创见,起码它从实证方面给了我们诸多举证和启示,足可以深化我们对于晚明历史的理解。读过本书,或者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说明代商品经济高度发达而崇祯皇帝“没钱”镇压农民起义,尤其也可以帮助我们深化理解东林、复社等团体的兴起及它的广泛的群众基础(他们并非纯粹的文人团体)。而且为什么晚明士人又会有如此痛切的精神沉沦感…...
  • 2009年12月25日 -- 樊树志:“全球化”视野下的晚明
    当时的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格局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不仅邻近国家要与中国保持传统的朝贡贸易,或者以走私贸易作为补充,而且遥远的欧洲国家如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以及它们在亚洲和美洲的殖民地都要卷入与中国的远程贸易之中,使以生丝与丝织品为主的中国商品遍及全世界。在这种贸易中西方国家始终呈现结构性贸易逆差,不得不用大量货币——白银作为支付手段,致使占世界产量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白银源源不断流人中国。...
  • 2009年12月14日 -- 孙卫国《大明旗号与小中华意识》
    本书讨论在“尊周”意识形态的左右之下,朝鲜君臣对明王朝的崇敬和忠诚。...
  • 2009年12月12日 -- 日韩因何蔑视、剽窃中国(初稿)
    通过满清统治中国后日本与朝鲜人对满清国、中华文化认知改变,从文化方面论述日韩近代以来蔑视中国、剽窃中华文化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18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