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钩

翻看历史背面

 
 
 

日志

 
 

我想打开一扇历史的窗口  

2010-04-24 20: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书《隐权力》侥幸入选《新京报》“春季好书”,遵编辑嘱写了一段简单的感言:

 

 

我想打开一扇历史的窗口

吴钩

 

《隐权力》一书进入读者法眼只有二三个月时间,不过“隐权力”这个概念体系我已酝酿了五六年。这个概念的提出,源于我对中国历史社会的摸索兴趣。中国漫长的历史隐藏着太多现实社会的遗传密码,吸引着我去一探究竟,就如面对一间庞大而暗影憧憧的密室,我想在上面打开一扇窗户。

 

费孝通先生的“差序格局”、吴思先生的“潜规则”、洪振快先生的“亚财政”,都是不可多得的、观察中国历史社会这间大密室的窗口。我希望“隐权力”也能够成为一扇这样的窗口,可能它不如前者那么亮敞,但至少,可以提供多一个观察的视角。

 

我将“隐权力”定义为一种缺乏合法性、躲在幕后操作、能量巨大的非正式权力,它不是来自正式授权,而是通常由人情关系、个人影响力、个体所掌握的加害—造福能力等因素自我繁殖出来。“隐权力”也可以理解为“潜规则”的孪生概念,但凡有潜规则的地方,大致都可以发现隐权力的影子。

 

坦率地说,当“隐权力”这个概念在我脑海中成型,再转身进入历史的密室中探望时,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一些原来模模糊糊、影影绰绰的景色变得清晰了。它不但让我看到了“潜规则”背后的推手,也让我发现了官与官、官与民、君王与官僚、君王与民众的博弈格局的幕后推力。

 

《隐权力》出版后,受到了一些关注,一些朋友也写了书评或读后感。我注意到,也有一些朋友将“隐权力”看成了官场上的“厚黑学”,这令我有点儿不安。我更愿意“隐权力”能够成为一个具有解释力的历史社会(而不仅仅是官场)分析工具,运用这一工具,中国传统乃至当代政制中的诸多现象,可以得到连贯而有效的解释。

 

古今中外,隐权力现象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但在中国历史社会上,“隐权力”与“潜规则”一样蔚为大观。我希望能够说清楚它的形态与结构、它的产生与运作机制、它的正负效用。我还想说明,隐权力是一种征候,如果说它的盛行显示了某些不正常,那么病根应追究到整个正式的权力机制与权力结构。

 

我希望,那些通过暗盘操作影响权力运行的隐权力能够被清除到最小化,而那些合理的非正式权力则可以获得合法身份,从而摆脱隐权力的尴尬。如果小书能够引起这方面的一些思考,则作者深感幸甚。

小书能入选《新京报》“春季好书”,也是我的荣幸。感谢所有关注与喜爱小书的朋友们。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